105彩票

本土文學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休閑應城>本土文學

懷念伯父

2019年10月27日 浏覽量: 次 來源: 作者: 丁奇志

懷念伯父

今日下午,我接到爸爸的電話,電話那頭,爸爸鮮有帶著哭腔地說,你伯父于今天下午14時許過世了。我一陣怆然,眼淚也不聽話地在眼眶裏打轉,思緒拉得好長……

記得我真正了解伯父的情懷,那還是我退伍回縣城上班的日子。興許是我在縣城上班,伯父也在縣城裏菜市場上賣魚的緣故。同事們一遇見我就說,小丁,你爸爸今天又在市場上賣好多新鮮的魚。我卻急忙地回複說,那是我伯父,不是我爸爸,我爸爸在老家教書,沒有賣魚。同事們也會回應說,你伯父與你爸爸長得真像啊!是的,我的父親與伯父兄弟倆長得真像:頭發早早地白,濃眉大眼,近一米八的大身板,一口濃濃的湖鄉口音在這個史稱“膏都鹽海”的小縣城的菜市場裏,卻顯得那樣地特別,與衆不同,足夠吸引住城裏那些買菜人的目光,因爲湖鄉裏的魚是野的、新鮮的,城裏人愛這一口。

伯父原是村集體時的會計,算賬是他是拿手好戲,幾位數的加減乘除數字決在伯父的口裏,那簡直是口若蓮花,什麽一替五進五,三下五除二……一系列的數據下來比我們這些中專生、大專生用計算機都快,且准確。爲一大家口的生計,伯父除種好自家那十幾畝責任田外,每天天不亮到湖鄉的集鎮上收集那些從老顴湖、漢北河、引水河裏打撈上來的野魚,然後搭乘公汽到60以外的縣城裏去販賣,賺點差價,貼補家用。不管風裏雨裏,縣裏的城東市場、蒲陽市場均會見到伯父的身影。縣裏那些買過伯父的魚的市民無不佩服這個衣衫沾有魚味滿臉白胡子拉碴的老人咋有這麽能說能算的本領。沒想到,伯父在縣城販湖鄉裏的魚,一販近20年,他將湖鄉的特産就這樣一筐一筐地像螞蟻搬家似地運到縣城,豐富了城裏人的菜籃子。毫不誇張地說,伯父在縣城裏還能算得上一個“名人”。

伯父一生是勤勞的。自已早年喪父,做爲長子的伯父帶領2個妹妹1個弟弟與奶奶,硬是用他那強有力的身板和臂膀撐起了這個家,在貧窮湖區的丁家咀子上走出了自信,走出了驕傲,立起了令後輩們依靠和仰望的正直脊梁!

我在縣城裏供銷社上了三年的班,時而與伯父有所交集。時而中午,我與伯父相聚在小飯館吃快餐,伯父怕我夥食不好,在縣城裏受了委屈,讓餐館裏的老板殺掉他將販賣的鮮魚。我說,不用,那魚還要換錢。可伯父堅持自己的意見,說,你在縣城裏上班,沒有固定的場所吃飯,營養跟不上,吃吃家鄉的野魚,補補身體。說也奇怪,吃著伯父的魚,我感覺特別香,特好吃。飯後,總想搗鼓一篇關于伯父的文章,發往雜志報社,但總以這樣那樣借口未成行。但,伯父滿頭大汗挑著販買的那一百多斤的籃筐踟蹰地消失在集市人流中的背影,總定格在我的腦海,一股從未有過激情激腦撞懷,我們後輩哪有理由不努力工作,珍愛生活呢?

後來,我調到鄉鎮上去工作。縣城販魚的伯父的身影也很少再浮現在我腦海,只是偶爾到縣城裏開會,原同事遇上我說,我看見你伯父又在蒲陽市場賣魚,好新鮮呢。我也不再好意思去打擾他,又怕他將鮮魚殺給我吃,因爲一天的生意也就賺那幾張錢(幾十元錢),那可是一家人的指望,一條魚的錢也許是伯父半天的辛苦所得呀。

再後來,我南下打工了。打工的頭幾年,偶爾春節回到老家,給伯父拜年,伯父拉著我的手,細數起這幾年縣城裏的變化,喜形于色,也許是這些年,自己也兒孫滿堂了,也送走了奶奶,伯父沒有什麽遺憾。但我卻明顯地感覺到伯父蒼老的許多,背開始有點駝了。我問伯父還販魚麽?伯父說,生活所需,還得販呀,雖說幾張錢,那也能補補家用啊!等伯父老了,你們都有出息了,我就高興了,那時我可以享享清福羅。看著60多歲的伯父那對生活充滿希望的臉,我心裏暗暗地祝福:伯父,您一定要身體健康!

回不去的故鄉,割斷不了的鄉愁。雖我在縣城、在南方買了自己的房子,但每年,我還是會帶領妻兒隨同父母回到了湖鄉,回到這個生我養我的故鄉,給先輩們的墳頭燒燒香、添添紙的同時,我一定會看看年邁的伯父與伯母。記得伯父70歲的時候,才卸下挑了近二十年魚筐扁擔,與伯母蝸居在漢北堤岸,居然做起了養殖業,6頭水牛、100多只雞,硬是不向兒女們討要一分錢,自力更生。我真爲伯父這種勞作一生的情懷而敬仰!

前幾年,伯母中風癱瘓在床,伯父您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著,不離不棄,一直堅持到您生命的最後一夕。您與伯母的這樣守望、守候、扶持、攜手一輩子的夫妻情懷正是我們後輩們學習的楷模!

伯父,您今天走了,也沒有和我們這些外面漂泊的兒女們見上一面,就急忙地走了。也許您有很多不舍和牽挂:伯母的病誰來伺候?孫子孫女們外面工作學習生活是否安好?伯父,您就安心地走吧,天堂裏有爺爺奶奶,他們會照顧您的!世間有我們這些後輩們,我們會好好地工作,好好地學習,好好地生活!每年的春節和清明,我們均會把世間的喜事向您彙報,在您的墳前多擺些您最愛喝酒,貢奉您最愛喜歡吃的紅燒魚,和您唠唠嗑……

已是深夜,明天我還要趕回故鄉,參加伯父的葬禮。這一夜,我可能無眠,因爲懷念我慈祥、勤勞、堅韌的伯父。

行此文,謹敬獻給天堂的伯父,侄兒緬懷您!安息吧——我的伯父!

                              2019年10月26日夜

                               侄兒丁奇志于深圳